<center id='uejjdjd'></center>

        <pre id='uejjdjd'><q id='uejjdjd'><span id='uejjdjd'><thead id='uejjdjd'></thead></span></q></pre>

        <blockquote id='uejjdjd'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ul id='uejjdjd'><td id='uejjdjd'></td></ul>
        <tfoot id='uejjdjd'></tfoot>
        <center id='uejjdjd'></center>

        <acronym id='uejjdjd'><div id='uejjdjd'><i id='uejjdjd'><center id='uejjdjd'></center></i></div></acronym>

        六神磊磊诉苦“被”抄袭 自媒体版权保护难在哪儿

        发布时间: 2017-07-25
        分享、编辑、加工与抄袭的边界,在法律上不很清晰;大多数人缺乏规则意识、法律意识,更是自媒体版权保护的难题
        记者 张兰太
        近几年,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自媒体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因其平民化、个性化、低门槛、易操作、交互强、传播快等特点获得了快速发展。但随之而来的,便是日益严重的自媒体知识产权侵权问题。不少自媒体作者辛辛苦苦写的稿子,很快就被其他号转载,甚至还署上其他作者的名字。自媒体版权保护困境成为广大媒体版权保护难题的一个缩影。
        资料图:六神磊磊。图/视觉中国
        抄袭成了“罗生门”
        “我发了文,被人抄去,再被读者看见,误以为我是抄袭。”知名自媒体人六神磊磊(王晓磊)在7月19日的一场“有问”线上论坛上谈起自己被侵权的故事时,道出一肚子苦水。他说:“到今天我还频频被读者批评,说发现我的文章是抄袭别人。这样的批评几乎天天都有。”
        为了应对别人的侵权,他也曾想出一些恶搞的法子,比如在文章里埋一些“梗”——加一句“活像抄了六神磊磊稿子不署名的垃圾号小编”,结果有的人也不细看,就这样全盘抄去。
        “我新书刚出来,电子版权还没有销售,音频网站上已经读得差不多了。”六神磊磊说。
        抄袭不只是新媒体的“专利”,传统媒体在这方面也不遑多让。“某省日报抄了我一稿子,不署名,不打招呼。我电话去,对方表示可以补稿费,但是一篇最多100元左右,‘你要吗?’我表示不要,就这么算了。对方还是日报啊。”六神磊磊说道,另一次也是报纸,被他发现去函后,对方按一字一元补了稿费。
        打官司维权管用吗
        共同参与这场论坛的自媒体人熊太行也介绍了自己维权的艰难经历。他发现某网站盗用他的稿子,直接起诉——这可能是自媒体维权的第一案——打了一年官司,赔偿金1万元。“我算了算8000多的成本。我肯定是亏的。”熊太行说,虽然这个网站付出了一定代价,甚至其创始人的出境和信用卡消费都被法庭给限制了。“这件事没有赢家。大家都觉得这事不划算。只支持1万元(赔偿),也是为了以后别那么多人来找法院了。”
        “诉讼、打官司,的确耗费精力,”重庆大学新闻学院院长、中国新闻史学会网络传播研究会会长董天策教授在论坛上说,“但依法维护知识产权,很有意义”。
       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执行长,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孙远钊也介绍了一个维权案例——广州有位专门从事版权事务的赵律师,他所写的好几千字普法文章被某新闻门户网站全文照抄,但把作者名字给置换了(俗称的“洗稿”的一种类型),赵律师起诉,最终获得了2800元的损害赔偿,全案定谳。“但是对方仍耍流氓、根本不理你法院,区区这么一点钱至今分文未给!”孙远钊说,连自己本身就是从事版权维权工作的律师都只能望洋兴叹!
        被“洗稿”了该咋办
        知名专栏作家席越也谈及被“洗稿”的经历:“我们的文章多次被洗稿,洗稿的地方,整个段落除了一些陈述词不一样之外,顺序、逻辑甚至重点名词和观点全部一样。一篇文章中有1/3到1/2的内容都是这样。而我们对于这种事情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        “洗稿的标准很难判断,所以我们基本都没有去投诉,因为我们遭遇更恶劣的来自于原创视频的侵权。”席越进一步说,他们投诉了上千个微信账号,投诉成功的还不到一半。“多家媒体都表示不太感兴趣,大家都觉得只要视频转播上千万,到底是谁的原创并不重要。”
        熊太行认为,内容生产者必须“心狠手辣”,你说要起诉对方,就一定要起诉,“不然大家组团欺负你”。
        不过,对于“洗稿”这类侵权的界定,法律上并不容易。孙远钊指出,所谓的“洗稿”,不是法律名称,是大家自行造出来的一个名词,一切的处理还是得回归到《著作权法》。“但是,如果等到要用法律来解决问题时,通常是缓不济急,而且已经到了很难收拾的程度。所以我们总是希望尽可能的用各种技术、管理与其他‘非经济性’的方案去配套处理。比方说,早技术措施可以让人只能看,但却无法抓取复制一篇文章的内容。像是《纽约时报》等媒体已经在运用这样的措施了,而且成效相当不错。”孙远钊说。
        董天策认为,用技术手段保护版权,目前应是最有效也最可行的办法。
        版权保护难在哪儿
        六神磊磊认为,目前最麻烦的是跨平台的抄袭,甲平台上发,乙平台来抄,没有一个投诉处理的机制。
        董天策指出,其实,不是自媒体兴起后才有类似“洗稿”现象,门户网站时代已经有了。“报社曾经多次要保护新闻作品的版权,就是典型例子。只不过,报社的维权大多只是说说而已。”董天策认为,自媒体兴起后类似“洗稿”现象加剧,或许与互联网特别是WEB2.0时代的到来有关:一般网络用户,乐于分享,根本没有知识产权保护的概念;对于自媒体人或内容创业者来说,“洗稿”是典型的版权危机。“当然,自媒体的产品,如何界定是值得保护的产品,在法律上目前尚定论,这是版权保护的一大难题。分享、编辑、加工,与抄袭的边界,在法律上不是那么清晰,又是自媒体版权保护的难题。大多数人缺乏规则意识,缺乏法律意识,更是自媒体版权保护的难题。”董天策说。
        一些内容平台利用“技术抓取”在本平台内呈现内容,但保留原作者版权信息的情况下,这样是否涉嫌侵权?
        “还是得看具体的情况,只要事实略有不同,就可能会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。”孙远钊认为,原则上这样的抓取还是有问题的,关键还是要取得事先的许可。“其实著作权是一个非常注重谨小慎微的工作,因为是在求取一个微妙的平衡。”
        目前各类走法律途径的自媒体版权官司中,孙远钊认为,面临的困难主要有:举证难、赔偿低、维权成本高、耗事费时、侵权成本低、抄袭易如反掌。“这些问题法院都知道,但限于种种制度上的困难,至今虽然已经在做很多的改革,但似乎总与权利人的期待还有相当大的落差。”
        董天策也指出,最大的困境其实是整体的法治环境,尤其是知识产权保护环境,远远不如人意。
        “这真的需要大家一起行动,尤其是在第一线的工作者。”孙远钊认为,如果因为保护不力最后导致大家失去了继续创作的积极性,那就遭了。
        “法律规范的确立与践行,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方方面面都要努力,才能逐渐变成现实。”董天策说。■

        上一篇:【爆料】性价比真牛逼!399元新机小米riva即将来临
        下一篇:新iPhone或将如期上市 但更贵更难抢了